104年10月號

發揚北方大地的筆觸—青年畫家詹振揚

文、攝影/劉俊輝
初看到詹振揚,很難相信他已是個專業的畫家,年輕之外,更因為他本人俊秀宛如畫中走出的人物。除了已在國父紀念館辦過大型個展,今(104)年8月期間於新北市新莊藝文中心舉辦「2015詹振揚—油畫風景寫生個展」,蒐羅了107幅寫生畫作,生活中隨處可及的街景和日常剪角,即使看似平凡的景物,透過藝術家獨特且別致的眼光因而得到發揚,獲得市民朋友廣大回響。

自幼愛畫畫母親是推手
西元1980年出生的詹振揚,自嘲是個不愛念書的小孩,從小就與課業無緣。但他卻依稀記得6、7歲左右,參加國語日報的繪畫班因而讓畫畫的種子開始萌芽;國語、數學他提不起勁,但美術課的畫畫卻是他的最愛。
正式接觸繪畫遲到進入復興美工夜間部開始,在那段期間,對畫家影響最為深遠的是年僅27歲的王公澤老師,為詹振揚深植勇氣的力量,讓他勇於追求藝術、繪畫,和認真將它作為人生目標的信念。
「如果不是我母親把我從加拿大召喚回臺,或許我的人生還在遊盪中度過。」提到自己的母親,詹振揚雖未刻意敘述母子間的情感,言談中,能感受母親是他人生多次抉擇重要的推手,無論是幼時上繪畫班、從加拿大返臺就讀復興美工,或是畢業之後,進入俄羅斯列賓美術學院深造就讀,而深刻影響他日後創作的風格和看待藝術的態度。

府中15當月主題─流浪大時代

資料提供/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

許多人嚮往流浪,將流浪投射成充滿浪漫的冒險,但流浪的定義並非如此單薄。府中15當月主題「流浪大時代」精選多部紀錄片與劇情片,以戲劇的感性語言,呈現出在歷史洪流下,流離失所的人,還有在人生旅途中受到放逐、身懷創傷、因犯錯而迷惘的心靈。而流浪的目的,也是為了替迷失的靈魂找到生命的歸屬。

土地正義:消逝的玩偶村  普
Kathputli,位於印度新德里的一處貧民窟,這裡聚集了許多身懷絕技的街頭藝人,包括傳統木偶師、魔術師、舞者以及音樂家,所以被冠以玩偶村的稱號。然而當印度政府開始推動都市更新計畫,位於黃金地段的玩偶村,頓時成了都更計畫首欲剷除的阻礙,續存堪憂。村中身負印度傳統街頭技藝的最後傳人將何去何從?

回家  普
「回家」一片真實紀錄死刑犯湯銘雄和受害者家屬杜花明兩人的關係,原本不共戴天的仇恨,因一封寬恕的信,為湯銘雄煎熬的內心帶來希望,找到一條回家的路。導演吳秀菁和朱淑端長期從事監獄教化工作,以十六厘米的紀錄片見證這段感人的故事。

懷德居木民創作展─手心裡的奇蹟

資料提供/新北市美麗永安生活館
自古以來不論在哪個國家、哪個文化脈絡,木工皆是構築常民生活中重要的一環,以安穩的姿態,穩固建構人們的生活。在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有一群人,放下各自的專業背景,從頭學習用雙手親自刨削,設計生活中所需的木藝品。在物質豐富、現成商品琳瑯滿目的年代,這群人嚮往親手製作,慢工出細活,以擁有一雙木工的手、當一名快樂的木民為榮。
美麗永安生活館特別邀請這群在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學習匠藝的木民,親身與市民朋友分享他們愛上木工的故事,並展示親手打造的木藝品。

森林夢工廠 培育每顆愛木之心
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創辦於2006年,坐落於林口區嘉寶村山坳,以「傳承木工文化、推廣家具藝術、體驗創作美感」為宗旨,學員不分長幼、社會背景,來自各個階層,甚至有學員來自美國紐約。只要具有一顆想學木工的心,都能來到這間沒有統一教材,沒有上下課鐘聲,始終讓學員受自由之風環繞的「現代私塾」學習。教室的聚集點不落在黑板前,而是在茶桌上。大家圍繞圓桌邊,爭相迸發創意,再化創作概念為實際成品。學員將個人學習經驗,轉化為工藝帶給人感動。

墨西哥民俗玩具特展

資料提供/新北市立十三行博物館

荒漠上的仙人掌、叢林裡的神祕古文明以及讓人欲罷不能的香辣玉米捲餅。提到墨西哥,大家還會聯想到什麼?墨西哥是牽起北美洲與南美洲的橋梁,多元文化在此匯聚,醞釀出極具魔幻感的拉丁美洲風情,並反映在墨西哥的各種事物上,包括一件小小的玩具。
玩具自人類文化之初即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對孩子而言,他們藉由玩具來模擬眼之所見的外在環境,並透過遊玩的方式學習融入社會。相對地,玩具也具備觸發想像及讓人脫離現實的魅力。

小玩具大世界 映照拉美風情
新北市立十三行博物館此次舉辦「墨西哥民俗玩具特展」,特別向墨西哥當地的博物館借展,展示來自當地採用陶瓷、紙板、植物纖維、紙張及銅版等不同材質製作而成的玩具。有些玩具的年代甚至可追溯至50年前。
這些玩具上雕琢的手工藝,展現了從墨西哥中部瓜納華托州到南部恰帕斯州等地區,豐富的人文歷史內涵,並可從中查覺墨西哥玩具工匠集創意、機智及對玩具的感情於一身,注入民俗藝術特色打造深受當地民眾喜愛的玩具。市民朋友透過對一件件玩具的賞析,能更進一步探究墨西哥文化的多樣魅力和活力。

壺滿人生-吳國龍、吳振達陶藝聯展

資料提供/新北市立鶯歌陶瓷博物館

壺,是與人們生活緊緊相繫的藝術品,傾壺倒茶時的優雅風姿,展現了人與壺之間的完美平衡;留心觀賞壺藝之美,彷彿也能透過其溫潤的外在形貌,為繁忙的生活注入無比的暖意。

壺藝父傳子 承襲純熟技藝
吳國龍畢生投入製壺工藝,在鶯歌作陶逾半世紀,以薄透均勻的手拉坯見長,所製作的薄胎壺色澤飽滿,拿在手中十分輕巧,展現高度的傳統技藝之美;其子吳振達亦傳承父親對於製「壺」的愛好,認為一把好壺必須涵納純熟工藝、實用價值與平衡美學三大特質,在傳統形式中不忘加入創新技法,創作出實用與賞玩性質兼備的茶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