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得不多,椿版畫以生活入藝術─黃椿元

  • 文/李宗慈 圖/椿版畫工作室提供

如果你曾經仔細凝看鈔票上的中山樓、國父紀念館、櫻花鉤吻鮭、美麗的帝雉,你會驚訝的發現,這些我們再熟悉不過的百元、千元大鈔,竟然都是由許多粗細不同變化的線條所共同組成。而這樣精細、精確又精密的雕凹版作品,更必須經由具備十數年甚至二十年歷練才有的功力與表現。

至於版畫這個藝術國度裡既重要但卻冷門的媒材,無論它所必須透過「版」來創作的間接性藝術的呈現,或者是它的複數性,以及製作與印製出來的圖像是左右相反的特性,在在讓黃椿元對版畫藝術創作有所執著與堅持,更對絹印版畫有諸多期許,在訪談中,黃椿元沉穩的述說,分外有著令人感到獨具的說服力。

「因為想做的不要太多」,黃椿元謙虛說自己是一個一次只能好好完成一件事或一件作品的人,所以選擇絹印版畫這項需要耗費體力,需要「靠天吃飯」,需要多道工序,更需要縝密精心琢磨的藝術為志業;而絹印可以做為藝術創作也可轉換成商業用途的媒材,是一種號稱「除了水和空氣不能印之外,其他媒介皆可印製的技術」。它鮮豔、平整、快速的特質,足以激化藝術家塑造出平凡中的不平凡。

2009年,來自甘比亞共和國的總統賈梅閣下於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進行參訪,北藝大校長朱宗慶熱情致贈黃椿元2009年所製作的精緻版畫《圓滿牛年》給賈梅總統;也如同他以意象為設計出發的《慶有餘》,以「年年有餘(魚)」的創作為理念,以繽紛的色彩,拼貼出財源滾滾、年年有餘的吉祥祝福,將圓滿有餘、活力向上的新鮮氣象獻上。黃椿元就是這樣以常民生活的精神及信念融入版畫藝術。

因為楊明迭、董振平兩位老師的啟蒙,黃椿元清楚認知版畫是一門技術性及變化性極高的藝術創作;像師傅傳授徒弟技藝,鉅細靡遺的師承,版畫製作的來龍去脈,絹印工廠運作的標準流程,茁壯著學生黃椿元,也成就日後《椿》版畫工作室的誕生。

《版畫家》網路平臺,不但希望藉由平臺無遠弗屆的雲端魅力推廣版畫藝術;也經由國內外各類型版畫展覽的參展與觀摩、版畫專業文章的介紹、版畫藝術家及專業工作人員的專訪文稿,不斷推介版畫藝術。所以他將自己的工作室定位在「專業藝術委託製作」的範圍,期許將來有朝一日,能像日本一些專門接受國寶級畫家委託製作的工作室,將原本只有一件的藝術作品,製作成限量的版畫原作,不但可以提供學術研究,也或許是收藏的重要。

認識一門藝術的存在,知悉一位藝術工作者的認份與執著,因為要營造這樣一份藝術社會的人文品質,因為要得多不如要得大要得專。長在中和,讀在關渡,工作在樹林,黃椿元正在社會的一角植樹也紮根。

 

《黃椿元》小檔案

1977年生於臺北,國立臺北藝術大學造形研究所,現任TSUBAKIPRINTSTUDIO(椿版畫工作室)執行總監、師大附中美術班兼任老師及中華民國版畫學會理事。多次參與日、韓及兩岸展覽,曾獲中華民國第22屆版印年畫徵選首獎,受邀於法國版畫三年展、全國及中日名家版畫交流展、大墩美展獲獎交流展(2007廈門、2008京都)及中華民國國國際版畫素描雙年展、臺灣─加拿大當代版畫與紙上藝術交流展等多項國際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