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灑無拘的心自由—畫家若瑄

文、攝影/王芝雅

站在新北市藝文中心的展場內,細細觀看牆上作品,無法用某種畫派或單一風格來定義,但卻能深刻感受畫面的生命力及藝術家想傳遞的情緒和情境。若瑄老師的作品帶有強烈的個人風格和情緒張力,言談之間笑聲爽朗並洋溢著熱情,很難相信本人其實已年近古稀。
雖然從小就喜歡畫圖,但卻是繞了一大圈後才正式邁向畫家這條路。小學時,跟同學因為打掃較晚而在學校遇到老師,老師發給他們一人一張大圖畫紙,在那個物資較為匱乏的年代,能有這麼大張的圖畫紙可以畫畫,每個小朋友都開心極了,原本以為只是畫圖參加展出,沒想到竟是正式比賽,而且還拿到了金牌。
但沉浸在獲獎的喜悅中沒多久,隔壁班的老師就跑來詢問圖是不是校外畫的?質疑是找人「捉刀」!傳統社會的價值觀裡認為小孩,尤其是女孩子就應該「有耳無嘴」,於這樣的環境下成長的若瑄老師,在那個當下自然是靜默不語,但卻被當成是默認。母親知道來龍去脈後告訴她,只要自己問心無愧就好,後來轉念一想,會被老師懷疑是找別人畫的,不就表示她畫的跟大人一樣好嗎?也因為這件事使她下定決心以後要成為畫家,證明給質疑她的那位老師看。
「當畫家會餓死!」父親非常反對,每天撕下的日曆紙都沒有若瑄的份,避免被拿去畫畫。但越是被阻止就越想畫,她將每本作業簿後面的空白頁都用來練習。或許是因為長期被束縛於傳統社會規範中及渴望作畫的壓抑,使若瑄老師的觀察力比一般人敏銳,作品也更具爆發力。
在一次校外參觀中,看到溶液混合後變色的神奇,回家請教父親後得到回應:「妳以後讀化學就懂了。」就這樣基於好奇而考上靜宜大學化學系。雖是私立學校,但在那個錄取率不到2%的年代,能上大學就讀已是相當厲害。母親的私房錢雖然只夠付一學期學費,但「多讀一天就賺一天」。後來透過養鴨子的方法,賣掉鴨子的錢足夠付一次的學費,透過養鴨、賣鴨的循環,讓若瑄順利完成大學學業。
因為接觸化學,讓作品具有實驗性,曾將不同價格的宣紙都買回家畫畫、實驗,找出最適合作畫的紙,可以看出藝術家過人的實驗精神。若瑄曾去上課學畫畫,但卻因此讓她領悟到了「想畫就畫,畫好就好了」的自由精神,從此之後便獨自創作,幾乎每天都花好幾個小時與作品對話,對若瑄來說畫畫是無壓力和負擔的,當認為這幅畫已經完成,那它就是完成了。正因為這樣的想法,才能讓作品能表現出創作者內心真正的情感和坦率,時而狂野;時而澄靜,但不變的是自由和無拘。
有人評若瑄的作品「形式多元,表現手法自由奔放,恣意游走於感性與理性的邊界,瀕臨爆炸噴發潰決的臨界極限,卻又潛藏著綿密的堅實脈絡與亙古恆常的超穩定架構」。第一眼看見時會覺得很抽象、超現實,但卻會被畫中的情緒和生命力所感染,進入畫中層層建構的奔放世界。趁著閒暇,歡迎您到新北市藝文中心細看若瑄老師的一筆一畫,一起跟著藝術家心中自由的浪潮飄盪吧。

若瑄
1948年生,屏東人,目前定居於臺中。畢業於靜宜大學應用化學系後曾從事老師及助教工作,1978年開始正式進行藝術創作,在臺灣舉行過多次個展,作品曾參與國內外的藝術博覽會,有「東方超現實主義藝術家」的美稱。
近期展出資訊:風和日麗—若瑄個展
即日起至06/14於新北市藝文中心B1特展室展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