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現Nature自我的恐龍胚胎學教授─黃大一

文、攝影/劉詼雋 圖片提供/黃大一

恐龍胚胎學這門新奇而新穎的學問,打破許多古生物學家原先研究恐龍的脈絡,是源於黃大一教授於西元2003年在雲南撿到一顆奇特的石頭開始。仔細去看黃大一過去的經歷,他原先專攻化學學科,前往美國留學就業之後,還成為當時中文電腦的先驅研究者,並於1988年受蘋果電腦邀請回到臺灣從事中文電腦的研發。時隔幾年,又看到他在另一個專業領域─古生物學發光發熱,受到國際及學界注目。
談起為何能如此全才全能?原本面帶笑容的黃大一老師,臉上表情卻突然蒙上一層陰影。他說:「因為我是臺灣的黑五類。」
黃老師先從自己家世談起,因為早年白色恐怖的影響及父親受難,戒嚴時期的政治氛圍及社會環境,不但人與人之間的連結被嚴重疏離,在求學及就業中也常受到有關當局關切。因為總是處於危殆的處境中,所以經常思考未來尋找更多出路的可能。如同孟子所說:「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也。」如此多工多才的發展,不僅豐富黃大一的人生,也更加精采了整體的人類社會。
黃大一於民國100年從馬英九總統手中接下五封父親遺書,從他5歲開始意識到父親突然「消失」,已經過了58年又2個月之久,遺書中希望他往後人生如同鋁的材質一樣,輕卻很有彈性,以因應未來的種種艱辛。黃大一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好,心痛的是他卻再也無法親自對父親訴說自己種種驕傲的成就。
「人生沒有辦法從頭再來。」是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再多的怨懟或憤恨大都於事無解。讓人佩服黃大一不僅擺脫受難者家屬的悲情,並且能用理性正向的態度,積極面對人生。
恐龍胚胎化石的意外拾得,基於擔任中華玩石家地科協會理事長期間,期望透過玩石活動,深入認識臺灣這塊土地。後續由於經濟景氣影響,才組織「百戰天龍」親子營隊到大陸雲南地區踏查、採集化石。這塊看似不起眼的怪石,經過微型電腦斷層掃描及同位素定年等方式,才能確知它身世的不凡。經過跨國團隊持續研究及努力,確知它是世界最古老的恐龍胚胎、世界最古老孵化中恐龍胚胎在蛋內運動證據、世界最古老的有機殘留物等多項世界之最,因此創立「恐龍胚胎學」,包含化石生物學、化石化學及化石生理學等三項細目研究,讓現代古生物學從骨頭外表型態學等傳統角度研究,更結合諸多相關科學領域,包含物理、化學、生物、統計、電腦等……。「看進骨頭化石裡面」的研究,使得相關論文已2次登上頂尖國際期刊「Nature」,其中一次還成為封面。
「全世界的小朋友,沒有一個不喜歡恐龍的。」黃大一說的這句話在真人圖書館分享會上得到印證,當黃大一說到有趣或重大突破時,常露出如孩童天真的笑容,不厭其煩一一解說每個問題。「沒有笨問題,只有笨的回答。」黃大一鼓勵每個小朋友勇敢探詢未知,就像他對待學問的精神一樣,充分展現純粹專一的自我。

黃大一小檔案
民國37年出生,畢業於中興大學化學系,從化學、電腦專家跨足到古生物領域,並且以科學方法解析催眠。民國92年在中國雲南祿豐大窪發現目前世界最古老的恐龍胚胎實體化石,與跨國研究團隊創立「恐龍胚胎學(Dinosaur Embryology)」,在1.95億年前的恐龍胚胎化石中,發現有機殘留物,證實恐龍胚胎像鳥一樣,會在蛋裡動來動去。這項研究成果於102年榮登頂尖國際期刊「Nature」的封面,並被選為當年年度最佳照片,實為臺灣之光。
◎新北市真人圖書館網站:activity2.library.ntpc.net.tw